战火中特别的蒙藏僧人抗日组织_名家专栏_中国西藏网

战火中特别的蒙藏僧人抗日组织_名家专栏_中国西藏网
战时五台区域规划最大最完好的藏传释教寺院菩萨顶老照片 喜饶尼玛供图  山西五台山寺庙树立,其平分黄庙、青庙两大类。黄庙即藏传释教寺院(当地称喇嘛庙)。关于笃信释教的藏族大众来说,五台山是一个十分崇高的当地。八思巴、释迦益西、十三世达赖喇嘛、九世班禅、章嘉呼图克图等不少藏传释教高僧都曾在此诵经驻锡。  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故后,五台山宗教界很快树立了“僧界救国会”。他们以“救国救难和尚有责”为主旨,建议各寺庙和尚联合起来,选拔和尚进行武备练习,抵御外侮,以拯国难。  在华北形势发作急剧改变的被迫形势下,我国共产党确立了以五台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的军事战略部署。1937年9月,聂荣臻将军率部开赴晋、察、冀、绥四省接壤展开游击战争,驻扎在五台山一带。  其时,五台山蒙藏等各族和尚共有1000多人。能否得到蒙藏和尚的支撑,不只关系到信教大众对抗日的支撑,还能够消除日本凭借释教手法在蒙藏区域进行挑拨之计。八路军到五台山后,仔细贯彻履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,联合僧众一起抗日。聂荣臻等屡次亲临五台山,结合五台山的民族和宗教状况,他以为对释教、寺庙、僧侣,不能简略地以“封建迷信”而论。聂荣臻要求机关、部队都要维护寺庙文物古迹,不干涉僧侣们正常的宗教活动。这一做法,使五台山僧众对共产党、八路军有了新知道。  这期间,晋察冀边区政府和五台县委都十分重视五台山区域的统战作业。在五台山举办了练习班,宣扬抗日,宣讲党的民族宗教方针。为了照料和尚的日子,遇到灾年,政府便拨款拨粮救助寺僧……寺僧自发安排了五台山蒙藏同乡会,开办了蒙藏校园,自动参加政府举办的喇嘛练习班学习。边区政府逐渐树立战地发动委员会、抗日救国会以及农、青、妇等抗日大众安排,树立政权。五台山和尚也提出“抗日救亡,僧众有责”的标语,表明坚决支持我国共产党抗日救亡纲要。  1938年1月10日至15日,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在河北阜平县城南庄举办,出席会议的代表共149人,有共产党员和国民党的代表、各抗日戎行的代表、各抗日阶级的代表,有蒙、回等少数民族的代表,以及“来自晋察冀三省部分县的‘动委会’‘救国会’‘自卫会’的代表,并有五台山的和尚和喇嘛代表”。蒙藏代表两名(蒙古族李银举、藏族党仲加磋),释教代表两名(黄庙二喇嘛依什捧磋、青庙僧会长然秀)等参加了这次大会。五台山黄庙依什捧磋(台麓寺二喇嘛)在会上的讲话十分感人。他说:“……咱们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,在这国家一起抗日的期间,咱们也是抗日的。……咱们许多和尚、喇嘛,也都来参加抗日,也安排和尚发动会、自卫队。拿枪去杀日本鬼子,我也肯干的!因为小羊还有跪乳之情,乌鸦还有反哺之恩,庙里有个老佛爷,也还要给他烧香点灯,莫非咱们就没有一点血性吗……”  此次会议得到五台山蒙藏同乡会及各寺的欢迎和支持,特向大会发了贺电:  晋察冀边区戎行司令聂、政治部主任宋,并转大会各代表钧鉴:  倭寇侵我,华北几于消亡,公民检其残杀蹂躏,笔诸难局。幸赖我司令、主任及各作业同志、民众集体、努力奋斗,遂有今天安排临时政府满之成果。将收复失地,民族复兴,完成自在美好之新我国,在此一举。本会等谨率整体蒙藏善男信女,及青黄两庙僧众,愿忠诚承受这个政府之领导,抗战究竟,并愿尽或许联合蒙藏公民即各方僧众,联合一起,驱赶倭寇出华北,出我国,特此敬贺。五台山僧俗抗日装备喜饶尼玛供图  1938年4月16日,释教圣地五台山举办僧众大会,将原“僧界救国会”改称为“释教救国同盟会”。所以,“69座寺庙的汉、满、蒙、藏、回各族和尚1780多人,活跃支持抗日救国的建议。其间占三分之二的青壮年和尚、喇嘛1100多人,参加了抗战的实践活动”。  五台山释教救国会(简称“五台山佛救会”)树立之初,适逢我国共产党提出“在或许和必要时发行救国公债”的财务经济方针,五台山和尚自愿安排认购晋察冀边区发行的公债2000元。这一方面表现对新树立的抗日政府的决心,另一方面帮忙抗日戎行处理最为火急的戎行补给问题,缓解了日军经济封锁的窘境。依什捧磋喇嘛在履行党的合理负担、减租减息等方针的过程中,自动给田户减租粮15万斤。他还活跃支撑边区的抗日作业,遭到政府的赞誉和公民的敬重,被推选为晋察冀边区的参议员。  1938年6月17日,“藏传释教同乡会”再次建议为驻扎在五台山区域的抗日戎行募捐防寒衣服、鞋袜等300余件;并为驻军供应柴火,赠送粮食,募捐钱物,为拓荒五台山根据地做出了自己的奉献。1938年4月13日至17日,在五台山相继举办“抗日阵亡将士追悼会”“道贺平型关、忻口战争成功大会”,藏传释教和尚和同胞近千人参加。  “1938年7月30日和10月1日,五台山‘蒙藏同乡会’建议并安排了犒劳抗日前哨将士的活动。第一次黄庙和尚捐出了白洋150元,蒙藏同胞募捐白洋49元;第2次捐募干粉106斤、红糖20斤、茶叶5斤、大米200斤、省票30元。‘蒙藏同乡会’的这一举动,带动起五台山其他寺庙的和尚和当地农人大众,掀起募捐犒劳抗日将士的热潮。尤为值得一提的是,1938年秋至1939年春,有百余名五台山和尚参加了八路军,其间包含菩萨顶等10处藏传释教寺庙和尚30余人。他们被编入晋察冀二分区四团,人称‘和尚连’,充沛显现了藏传释教同胞抗日爱国的丰满心情。”  抗日救国安排的构成便于会集抗日力气,进行有方案的军事和经济预备活动,一起,因为安排成员的特别性,安排活动又具有必定的迷惑性和隐蔽性,成为抗日戎行的信息站和联络桥梁,在打听日军举动和赢得更多军事预备方面具有不行轻视的战略意义。  “1938年头,五台山区域树立了抗日自卫队。因为队员不断增多,枪支弹药严峻缺少,远不能适应抗日战争的需求。通过查询,得知镇海寺水乐院藏有一部分兵器。所以,自卫队决议设法发动该寺喇嘛献出所藏枪支,援助抗日。”  五台山和尚在抗战中同各族大众密切合作,使用自己的特别身份活跃展开抗日活动。“1938年9月至11月,日军集结2万多军力,对五台山进行‘扫荡’。为了更好地把握日军意向,维护僧侣和寺院的文物,八路军派五台县四区区长胡培模等人化装成和尚来到寺院,领导咱们僧侣自卫队合作八路军战役。……咱们僧侣自卫队还走上抗战第一线,直接参加冲击敌人的战役。  “1938年10月9日,日军在五台山区域遭到五台山和尚自卫队和八路军、农人自卫队的埋伏。次日,日军采纳报复举动。首要派出飞机在五台山上空袭扰抛掷炸弹,随后日军步卒从鸿门岩金阁寺分两路侵入五台山台怀镇杨林街,以及显通寺、塔院寺、菩萨顶等寺庙,处处搜寻,歹意破坏文物古迹。在显通寺当家和尚然宇的住处,搜出了‘五台山释教救国会’的印章,然宇被日军当即捆起来详细询问。一起在梵仙山寺庙里搜捕了5名抗日作业人员,都被捆绑在显通寺松树上,预备杀戮。在这紧迫关头,僧会长然秀急速派人到罗日侯寺请来喇嘛杨金巴。为了赢得时刻,他又亲身跑到菩萨顶禅堂院叫来能讲蒙语和日语的喇嘛席增阁,让席增阁喇嘛与日军翻译交涉。然秀带领240多名和尚跪地念经求佛保佑。席增阁喇嘛用日语向日戎行长说:‘寺院和尚是信释教徒,与日本释教相同,只念阿弥陀佛,不参加政事。‘释教救国会’印章是八路军送来的,与当家和尚然宇和寺院和尚无关,不应治罪。’席增阁喇嘛又解说说:‘从梵仙山寺庙抓来的外籍人,都是来五台山朝山拜佛的,只因混乱不安无法回去,他们不是八路军干部,也不应问斩。’席增阁和杨金巴二喇嘛还讲解了五台山释教圣地的前史,指出寺院乃修善之所,不行杀生害命,并说佛爷可保佑日军太平无事,躲灾流亡。日戎行长总算被说服了,当即开释了然宇和尚和我5名抗日作业人员。”  1938年11月,八路军预备在石沟峡谷埋伏过路的日军。僧侣自卫队活跃合作。战役打响后,日军在八路军官兵的冲击下乱作一团,拥挤着往回撤。看到这种状况,守在沟口担任堵截敌人的自卫队员在慈因法师的带领下,力争上游地往山下滚石头、扔棒槌,砸得日军哇哇乱叫。自卫队在日军的扫荡中为保护八路军,机敏地同日寇斡旋,为八路军发明了更多的杀敌时机。  1942年4月的一天,五台山佛救会接到告诉,区武委会主任杨大可带领部队接纳弹药,五台山佛救会为合作这次举动,安排10余名青年和尚帮忙,担任检查举动道路,监督敌人,护卫八路军,指令和尚:“禁绝点灯,不能让狗叫,严守秘要,走漏者杀头……”这天夜间,五台山一片乌黑,西北风呼呼作响。区武委会主任杨大可带领七八十个民兵悄然溜进寺院,搬出弹药箱,通过菩萨顶,转向南山,将500余颗手榴弹、1挺机枪、30万担粮食、12000多发子弹顺畅地运出,交给抗日政府,援助了八路军。  五台山寺院在全国僧侣中是很有影响的,早在1938年1月新华社就为此宣布快讯 ,“咱们出了家,但并没有出了国。”这一音讯在全国释教界引起了激烈的反应。  五台山各族和尚活跃参加抗战,捐款捐物,安排抗日集体,进行抗日宣扬,祈求抗战成功,甚至从军参战,为国家安危奔波反抗,充沛表现出他们的大局认识和前史使命感。再一次证明在全民抗日救亡运动中,万众一心、万众一心、同舟共济、共赴国难,在遭受沉痛侵犯、奋起并肩抗战的过程中,一起的命运把各兄弟民族严密相连,充沛表现了中华民族一起体认识。(我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人/喜饶尼玛)  参看材料:   聂荣臻:《聂荣臻元帅回忆录》,解放军出版社,2005年版。  《聂荣臻传》编写组:《聂荣臻传》,当代我国出版社,1994年版。  谢音呼:《五台山僧众抗日奋斗成绩》,《山西文史》。  陆崇相、高振林:《走上抗日战场的出家人》,《解放军报》,2005年9月6日。  辛补堂:《抗日救国 责无旁贷》,《西藏民族宗教》1995年第2期。  辛志强:五台山各族僧侣抗日救国的史实,五台山文史材料第三辑54—59页。  我国公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党史教研室:《中共党史参考材料》,1979年版。